主页 > 企业文化 >

现在后一不倍投稳赚方法是哪个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21 12:10

  从古至今,人们习惯于把女人比作花朵。甚至还煞有介事地隐喻为:女人零岁是心花,待开放;女人十岁是梨花,太洁白;女人二十是桃花,真鲜艳;女人三十是玫瑰,迷死人;女人四十是牡丹,大气派;女人五十是兰花,极优雅;女人六十是茉莉,淡定清;女人七十是棉花,暖人心。总此云云,于是,花就是女人,女人皆是花。

  在众香国里,花开花谢,花飞花落,皆是生生不息的四季轮回。春日,当万物复苏,春寒料峭之时,那金灿灿的迎春花便已悄然绽放,伫立在微微寒风中。在没有绿叶陪伴衬托之时,一任寒风掠过,将娇弱的身姿挺直,将娇羞的面庞浮现,将娇艳的色彩纷呈,将娇美的笑靥绽放。荒茫原野有了她的点缀,彰显生命活力;萧索寒风有了她的衬映,不再苍白无力;咋暖还寒有了她的丰润,不再差强人意;枯木凄草有了她的铺垫,不再萧条冷漠。

  三月的桃花,雅俗共赏、迷醉万千。那粉白的、浅红的、嫣红的竞相比肩绽放,染红了曼妙的唯美时节,定格成美轮美奂的缱绻画面,为暮春奏响了一曲爱恋之歌。但等那清风掠过,落红萧萧,仿佛弹拨起一曲凄美哀怨的离人殇。望着这满树满地的落英,怜香惜玉之心顿生,因此,便也有了林黛玉红消香断有谁怜,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悲天怜人的艾艾涕泪、凄凄哀叹。

  夏日,酷暑当头,炙热难挨,因此,也会滋生出莫须有的烦躁之情。可当你驻足在一弯静静的池塘边,目睹绿叶红菡萏的静美,鼻嗅阵阵幽雅的清香,一颗烦躁的心顷刻间便会得到些许安宁,那轻轻的和风荡涤着浊世的繁琐,那优雅的映日荷花展现着别样的娇颜,于清丽脱俗中更觉高雅圣洁。

  秋日,众芳凋谢,掠掠秋风中,唯秋菊繁华依旧,馨香扑鼻。一簇簇、一丛丛、一片片,形态各异,异彩纷呈。洁白的、浅黄的、深紫的、红白相间的,无一不风姿绰约,怡然自得,以各种舞姿摇曳在萧萧秋风中。难怪陶渊明会发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无限感叹。

  冬日,白雪皑皑,万物萧条冷寂,大地银装素裹。在一片银色的世界中,唯寒梅不惧严寒,俏立枝头,搏击风雪,傲然怒放,丰韵着莹润的世界,报道着新春的降临。

  万种花,万种风骨,万种风姿,万种风情,而吾独爱兰花。一直就想做个心静如水,心气如兰,蕙质兰心的倩倩女子,在陌陌红尘中,独守着那份淡然和宁静。

  花样的女子,有着花样的年华,更有着艳若桃花、静若荷花、贵若牡丹、灿若玫瑰的遐想和憧憬。

  花样的年华,告别了懵懂不识愁滋味的青涩,怀揣花样的心思,在滚滚红尘中,演绎风花雪月的故事。

  跋涉在漫漫人生旅途上,深深浅浅的足迹记载着世事的无奈和人生的悲喜。当一个人静静地独处一隅,洗却繁华回归本真,在悠悠的思绪中低吟浅唱着流年的歌谣,梳理着几经纷扰的散乱心思。于浓浓的月色下,手擎一杯浊酒,遥望河汉星辰,任无边的思绪如脱缰的野马般奔腾、驰骋。

  不经意间,苏轼的那首《望月怀古》悠然袭上心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轮皓月,有多少动人的故事韵蕴其间,又有多少痴情的人儿委你以重任。你圆了又缺,缺了又圆,你明了又暗,暗了又明,你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你不喑世间的男欢女爱、悲欢离合,你只是按照你恒定的规律永不停息地行走在无垠深邃的宇宙间。

  “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便流尽,万万千千泪,更惹人,愁肠断。要见无因见,拚了终难拼,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一袭素装、一杯清酒、一轮明月、一弯相思,便道尽,人间情愁无限。一缕柳涤、一习晚风、一阙清词、一段天籁,更荡起,心海涟漪片片。

  一直就很向往大海的波澜起伏,惊涛拍岸;一直就很喜欢大海的浩瀚无垠,蔚蓝壮观;一直就很羡慕海燕的斗风博浪,勇猛无畏。

  犹记得在学生时代学过的高尔基的那篇《海燕》,至今怀想起来,依旧荡气回肠,回味无穷。“在苍茫的大海上,风聚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高傲地飞翔……”那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场面依稀在眼前叠现。

  崇尚海的博大,向往海的澎湃,喜欢海的蔚蓝。有时,竟会痴痴地滋生出一丝遐想,幻想着生出双翼,化成勇猛无畏的海燕,展开雄健的双翅,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勇敢地在乌云和大海之间高傲地飞翔,一会儿直冲云霄,一会儿低空盘旋,强健的双翅溅起波浪的飞沫直冲霄汉。这样的场面,多么令人神往,多么让人惊叹!

  也许是对于海的崇拜和向往,因此也就更喜欢蓝色。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海洋,蓝色的一切。在我的世界里,蓝色是那样的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