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文化 >

_大学生必备网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26 11:50

  这引发了马化腾的不满,他直接做出指示,将“快豹”改名为“天天快报”,更敲定了第一版应用的开屏字体。他给天天快报的战略定位唯一且清晰阻击今日头条。于是,抛掉花里胡哨的批注、弹幕,“天天快报”成为腾讯版的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可能只威胁到腾讯新闻,但抖音则不一样。”数名腾讯离职员工表达了相同的看法。

  众所周知,湖人队在今年夏天的三大目标是詹姆斯、乔治和考瓦伊。现在乔治已经确认留在雷霆,詹姆斯和考瓦伊能否去湖人未知。在这种情况下,湖人队扩大选择目标也在情理之中。

  在2013年到2014年期间“今日热帖”等几个团队败于“产品不过关”,等到2015年,所有人都觉察到机器算法正在颠覆原有的新闻阅读模式时,“天天快报”才在马化腾的亲自过问下姗姗来迟。

  此外,来自太阳上层大气产生的超高速太阳风,会将等离子体携带到地球周围,因此等离子体也与地球周围空间里的物理纠缠在一起。幸运的是,地球的磁场能使我们远离这些带电的等离子体粒子以及来自太阳风辐射的伤害;但我们的卫星、航天器和宇航员却都暴露在外。要让它们能在这种充满敌意的环境中生存,还需依赖于我们对等离子体的理解和调节。

  “这就是工程师思维,他的核心就是从产品到管理全部看数据,哪个数据好用哪个,尽量排除人性的弱点。这样的一家公司非常奇特。”交流结束后,一名腾讯员工如此评价今日头条。

  2015年到2016年期间,在马化腾的亲自过问下,天天快报一时风头无二。很少有人留意到,在深圳SNG事业群中,另一个内容分发平台正悄然上线。

  重启后的微视依然在SNG,只是这次交由QQ空间团队,负责人为SNG副总裁梁柱,他曾在QQ空间内部孵化社交K歌应用“全民K歌”。全民K歌的成功证明了QQ空间团队另辟蹊径、创新产品的能力。这款产品与《王者荣耀》一起入选2017年腾讯“名品堂”。

  另一方面,在混乱的公关战之下,也确实透露出腾讯在内容布局上的焦虑。腾讯有着最雄厚的人力和财力,但在基于机器算法的兴趣阅读,以及短视频领域上,腾讯或慢竞争对手一步,或出现误判。尤其是抖音的爆发式增长,让腾讯暂时缺乏能与之一战的产品。

  北京时间7月2日,据著名NBA记者马克-J斯皮尔斯报道,洛杉矶湖人队正在关注奥兰多魔术队的受限自由球员阿隆-戈登。

  集团对OMG的不满在2016年底摆在明面上,腾讯联合创始人、原腾讯CTO张志东在当时的一次内部活动上说道:

  “除了魔术队之外,一位消息人士说另一支有望得到戈登的球队是湖人队。”马克-J斯皮尔斯在推特上写道。

  与此同时,苏联的科学家正在研发一种不同的装置,名为“托卡马克”。这台由物理学家Andrei Sakharov和Igor Tamm设计的机器利用强大的磁?。鹊壤胱犹灞涑商鹛鹑Φ男巫?/strong>

  。托卡马克能够更好地维持等离子体的高温和稳定,直到今天,大多数聚变研究项目都是依赖于托卡马克的设计。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欧盟、印度、日本、韩国、俄罗斯和美国已经联合起来,要共同建立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托卡马克反应堆,这一计划预计能在2025年建成。不过近年来,科学家对仿星器的热情也再次被点燃,最大规模的一次始于2015年的德国。从两条不同的路径进行探索,或许是实现聚变的最优策略。

  在英文中,血浆和物理中的等离子体是同一个单词plasma,这二者之间的联系不仅仅是种巧合。1927年,美国化学家Irving Langmuir观察到,等离子体携带电子、离子、分子和其他杂质的方式与血浆对红细胞、白细胞和细菌的运输过程类似。Langmuir是等离子体研究的先驱;他与同事Lewi Tonks一起,还发现了等离子体是由粒子的集体行为造成的电子快速振荡所描绘。

  虎嗅了解到,除了微视之外,包括OMG在内的多个团队也在做短视频的尝试。腾讯的赛马机制再度派上用场。

  彼时,由于智能手机的兴起,PC时代的产物BBS正处在由盛转衰的节点。紧接着微博的异军突起,导致BBS社区很快溃不成军。

  于是产品几经改版,在2016年年初团队将其定位从公众号改为信息分发,改名为“QQ看点”,并打出“算法+社交”的卖点。“当时今日头条已经做起来了,它的逻辑被验证,所以会有借鉴,就像所有做产品的都会去看竞品。但我们又保留了自己社交的特色,可以说’算法+社交’最早是我们做的。”

  被整合进腾讯SNG(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的康盛团队则发现,不仅腾讯体系里没有他们的位置,手中的社区资源也迅速贬值,他们也被很快边缘化。80后创业代表人物、康盛创想创始人戴志康套现后一头扎进风投圈,而留下的员工们需要寻找出路,证明这个团队还有存在的价值。

  虽然为了改变“内容主导”的思想,OMG将天天快报团队独立出来。但从其人员任命上又有矛盾,时任腾讯网总编辑王永治兼任天天快报总经理,而技术出身的郑坚则担任他的副手。

  这是在2016年上半年,腾讯和今日头条在内容上的竞争已有拔剑弩张之势。今日头条喊出要成为国内第一的内容创作平台,腾讯则拿出“芒种计划”要用2亿补贴抢夺内容创作者。

  等离子体的另一个有趣特性是,它们具有支撑磁流波(hydromagnetic wave)的能力。磁流波是沿着磁场线穿过等离子体的凸起,类似于沿吉他弦传播的振动。1942年,瑞典科学家Hannes Alfvén(并最终获诺贝尔奖)首次提出了这种波的存在,但当时的物理界对此持有怀疑态度。后来,Alfvén在芝加哥大学进行了一场演讲,在演讲结束后,著名的物理学家费米(Enrico Fermi)上前与他讨论这个理论,并认可地说道:“这种波当然可能存在!”从那一刻起,科学界的共识就变成了Alfvén绝对是正确的。

  由于戈登是受限自由球员,因此魔术队可以匹配戈登获得的任何报价。

  冲突的升级,一方面有公关对舆论的引导。2017年底,原360公关总监李亮出任今日头条公关副总裁,此后今日头条公关画风突变,不断跟大公司挑起争议性话题,扩大产品的行业声势,和在360时的公关手法如出一辙。

  OMG是腾讯的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腾讯网、腾讯新闻客户端等内容业务均所属于这一事业群。但不同于腾讯的“产品主导”(用户需要什么),OMG的媒体属性使它一直奉行“内容主导”理念(读者应该看什么),这造成了OMG自成体系,一直游离在腾讯之外。

  这款名为“QQ看点”的产品前身为“QQ公众号”,原本是由内部竞争而产生。2012年后,当大量用户涌向微信后,QQ与微信的关系变得微妙。两者虽属于同一家公司,但因为业务上的相似性,又充满竞争。

  微视的死而复生是个绵长的故事。2013年诞生的微视,是腾讯微博团队的权宜之计。彼时,腾讯微博已经开始疲软。微信出现以后,腾讯微博作为防御性产品的战略重要性下降。到了后期,腾讯微博核心成员大量流失,团队迫切需要一个新产品来稳定。

  在腾讯微博的一名老员工看来,微视当年没有做起来,产品本身是有问题的,“比如开始没有滤镜功能,不能把女生拍美,而美拍这些做美颜起来的团队确实在功能上做得好一些,这个要承认。”但他认为这是次要原因,主要还应归咎于当时还没有短视频兴起的客观条件,比如中国用户没有手机拍摄视频的习惯,以及流量资费的降低等等。

  据《财经》杂志报道,QQ看点95后用户达70%,上线一年,就成为并列腾讯新闻日活的信息流产品,甚至超过了腾讯战略级信息流产品天天快报,因此,2017年大会上被腾讯董事长马化腾着重表扬。

  最后,等离子体有助于我们解释那些在宇宙最远处观测到的一些极为壮观的现象。就拿遥远的黑洞来说,我们对这种密度极其致密、即使光也无法从中逃脱的大质量天体几乎无法进行直接观察。然而,通常来说黑洞外有一圈旋转的等离子体物质盘,它们在黑洞的引力下绕其旋转,并发射可在X射线波段中观测到的高能光子,为我们揭示了这种极端环境中的某些信息。

  当代等离子科学的最大前景之一是受控热核聚变,它指的是当原子合并在一起时释放出强烈但可控的能量爆发,这几乎能源源不断地提供安全、“绿色”的能源,但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在聚变出现在地球上之前,等离子体必须加热到超过1亿摄氏度的温度,这一温度比太阳的核心还要高10倍!但这并不是最复杂的一点,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就能达到并超过这一温度;更棘手的问题是,热等离子体非常不稳定,且不喜欢待在一个固定的体积内,这就意味着它难以被控制和利用。

  这让天天快报用一年时间成为市场排名第三的资讯阅读App,仅次于腾讯新闻客户端和今日头条。但离集团给出的KPI在2016年年底追平今日头条还相去甚远。

  另一方面,当抖音加上一个对话功能,便有了社交软件Snapchat或者Instgram的产品形态。而抖音也确实在做社交方面的探索。

  至今还有腾讯员工清楚记得两年前,张一鸣去腾讯内部做分享的场景。

  于我而言,从认为物质的类型只有固体、液体和气体开始到现在,我经历了一段激动人心的旅程。看起来,等离子体仍颇具奇异性,但当我们学着去开拓它们的潜力以及拓宽我们对宇宙的视野时,或许有一天,我们会觉得它们就如同冰和水一样普通。而且如果一旦我们实现了受控核聚变,等离子体或许将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我们对实现受控热核聚变的尝试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初。当时,美国、苏联还有英国都在悄悄地进行这项研究。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是这项研究的支柱。在那里,物理学家Lyman Spitzer启动了马特洪计划,一群科学家秘密地在一个名为“仿星器”的8字形设备中,试图对聚变进行引发和控制。那时的他们没有电脑,只能依靠笔来进行计算。虽然他们没有解决这个难题,但却最终发展了“能量原理”,这一原理至今仍是测试等离子体稳定性的有效方法。

  一方面,抖音正在侵占用户时间,这既有使用微信、QQ等社交软件的时间,也有打《王者荣耀》等时间。

  2013年5月11日,2013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站长)大会。康盛公司总裁已变成陈亮(左二),而创始人戴志康(右一)则边缘化为腾讯移动生活电商总裁,一脸呆滞。视觉中国

  追溯时空的过往,我希望等离子体物理学能为恒星、星系和星系团的最初形成提供新的见解。根据宇宙学标准模型,等离子体在宇宙早期几乎无处不在;之后当一切都开始冷却,带电的电子和质子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电中性的氢原子。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一批恒星和黑洞形成并开始释放辐射,这时宇宙被“再电离”,回到大部分都为等离子体的状态。

  其一,团队技术不过关。虽然设想是通过算法进行兴趣推荐,但数据积累以及算法技术都不成熟,前几屏的内容依然是人工推荐。“个性化推荐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个性化需要大批量的用户数据以及可以配比的资源库,而没有数据和用户的积累,可能真的欲速则不达了。”在知乎一个“如何评价今日热帖”的提问中,原今日热帖产品经理如此答道。

  “互联网行业就是这样的,所有的领先都是暂时的,颠覆很可能来自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模式,对OMG(注:网络媒体事业群)的同事来说,我期待他们有更多的创新,以自己革命自己的勇气,去参与下一代云端智能资讯服务的竞技。”

  “新闻专业主义,让OMG有了钝感。”一名腾讯OMG离职员工说道。

  或许是因为集团的压力,也或许是切身感受到今日头条的威胁,腾讯网络媒体总编辑陈菊红在2015年年底的一次内部大会上,直接做了诸如“今日头条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的表述。

  在腾讯,一款产品若想得到资源倾斜照顾,通常有两条路。一条是产品过硬,在市场上有抢食的能力,当看到用户的急剧增长后,自然会得到老板的赞赏和资源的汇集,比如微信。另一条是高层感受到威胁,亲自指示,比如腾讯微博。

  在现?。腥宋收乓幻?,今日头条是个信息分发平台,为什么会起一个新闻客户端的名字,张一鸣回答说,他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差,但测试结果是这个名字的效果最好。

  近日,抖音在微信里上线了一款名为“抖音好友”的小程序,授权登录后,这款小程序如果被分享到群中,就会看到该群有几位好友在玩抖音,群内如果有好友使用小程序,双方就可以在小程序内实现抖音号互粉。

  但两家私交尚可。张一鸣接连捧场腾讯媒体大会等各种大会,也在2017年的乌镇大会,出现在“东兴饭局”上,与马化腾同桌觥筹交错。以致于当时在腾讯内部,关于腾讯通过第三方机构代持今日头条的消息传开,虽然没有官方回应,但不少员工将今日头条视为“腾讯系”。

  由于当时天天快报与今日头条的正面战场激战正酣,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腾讯为阻击今日头条而做的另一举措。

  那么首先,我们要如何才能制造出等离子体呢?想象一下,加热一个装满冰块的容器,并观察它从固体、到液体、再到气体的过程。随着温度的升高,水分子的运动会变得更加剧烈,并能越来越自由地移动。如果温度继续上升到12,000摄氏度,原子将开始分裂。电子将从原子核中剥离,留下的是被称为离子的带电粒子,它们会盘旋在产生的电子汤中。这便是等离子状态。

  那是在腾讯媒体团队集聚的西格玛大厦,一两百人规模的小礼堂人满为患。张一鸣身材瘦?。〔⒉磺看?,但言语中,透露着对自己观点的极其自信。他谈及今日头条的理念、机器算法的强大,以及那个著名的论断:“算法没有价值观,只要用户觉得是好的,那就是好的。”

  据虎嗅了解,除今日热帖外,当时还有另一团队在做同样的产品尝试,但同样不了了之。

  但OMG内部也有焦虑。2015年年初,OMG的新闻资讯部做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意见征集,在后来的改版中,腾讯新闻客户端增加了兴趣推荐功能,用户先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板块,打开App后最先出现的是用户可能感兴趣的新闻。

  2015年7月,QQ公众号内测,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迟迟不能放开。“一开始想在品类上和微信做出做差异化,但在产品逻辑上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还是微信公众号的模式,这也导致产品在竞争力上不够。”一名SNG员工告诉虎嗅。

  今日头条并没有给OMG这群人太多时间感叹。2015年4月,创始人张一鸣宣布,今日头条累计激活用户2.4亿人,日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

  这种尝试太过浅尝辄止,“当时OMG的员工,包括我在内,都没有意识到其实时代已经变了。”上述员工说,在他看来,腾讯新闻客户端所做的工作其实只是把PC上的内容搬到客户端上,无论在形式还是内容都没有适应移动互联网下的用户。

  集团对天天快报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QQ、微信引流,应用宝的持续推荐,或是点击腾讯产品内的资讯外链,在同时安装了腾讯新闻和天天快报的情况下,会优先跳转至天天快报,给天天快报带去用户。

  4月,腾讯旗下的短视频产品微视被复活,并且投入30亿补贴;

  虎嗅通过采访数名腾讯员工/前员工,厘清从2013年至今,腾讯应对今日头条的措施。试图解答几个问题:当一个新对手出现时,腾讯如何判断它,如何应对它,以及这套应对机制为什么在今日头条上失灵了。

  2015年底,OMG内的微视团队便已经解散。随后微视这款产品被转交到SNG下,在2017年SNG官宣了微视关停的消息。我们不清楚SNG为什么没有把这款产品接着做下去,但可以看出腾讯在短视频上面出现了误判。

  而在6月份的抖音数据发布会上,曾有媒体问抖音市场负责人支颖抖音是否会做社交,支颖没有否认,而是说:“抖音现在已经有关注tab(标签),其他还在进行积极的探索,暂时不方便透露。”

  “那个时候信息流已经很火了,业务层面早就觉察到。腾讯的企业文化(赛马机制)使得各个小团队很有饥饿感,从外部看,可能看到几个团队同时在做一个事情。每个小团队都发现那块肉,大家不约而同地扑上去。OMG看到这块肉,SNG也看到了。”

  其二,没有得到更级别的人支持,从腾讯大本营中能调用的资源有限。当时,时任SNG副总裁的林松涛直管今日热帖这个团队,他每个月从深圳飞北京一次跟团队开会,对北京的这个团队所做的事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的兴趣。在当时还有一个背景,腾讯与360、百度,在应用分发渠道上鏖战正酣,林松涛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应用宝上。没有领导支持,类似今日热帖这种边缘化团队难以调用集团资源。

  上述腾讯员工并不同意这一观点。按照他的说法,QQ看点是基于团队考核的自然产物。一个团队的考核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必要工作,比如迭代几次产品,另一部分是创新业务,具体做什么并不受太多局限。

  “之前的受众主要是公司白领、机关事业单位,这部分人才会上班打开电脑看新闻,但智能手机出来后,把蓝领、农民这些用户激活了,他们对什么时候开峰会并不感兴趣,主要喜欢看一些奇闻异事。”

  2013年年中,原康盛创想团队试图将全国BBS的优质内容以及门户网站的资讯集合起来,通过兴趣推荐,形成一个独特的资讯阅读App。这个被腾讯在2010年以6000万美元价格收购来的BBS建站系统(Discuz!)提供商团队,当时处境尴尬。

  在一个新的被称为“空间天气”的研究领域中,等离子体物理所扮演的角色与流体力学在地面大气环境下所起的作用类似。我将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对磁重联的研究,即等离子体中的磁场线可被撕裂也可被重新连接,从而导致能量的快速释放。这一过程被认为是太阳的一系列爆发事件(比如太阳耀斑)背后的动力,不过对此,我们仍缺乏详细的理解。未来,我们或许可以采用预测城市恶劣天气的方法,来预测太阳风暴。

  在预算上,先是喊出“百亿扶持计划”、“30亿补贴”,又找来黄子韬、张杰做代言。

  OMG团队依然迟钝,这一时期,他们做了一款名为“快豹”新产品,页面文字或图片上能做批注,并且公开可见,类似于弹幕型新闻客户端。

  前者对团队的产品能力有极高的要求,后者虽有集团资源支持,但处在行业追赶者的位置上,十分被动。

  彼时,四大门户(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在新闻客户端上争得你死我活。各家均投入血本,试图创造入口。先是搜狐新闻客户端在2014年年初宣布装机量2亿,活跃用户超过7000万,均位居业界第一,然后网易新闻客户端援引第三方咨询机构的数据称,其使用时长排名第一。而到2014年年中,凭借微信、QQ的引流作用,腾讯新闻客户端坐稳了业界第一的交椅。

  不过,相比运营和算法,外界更多地将QQ看点快速起量的原因归结为:占据对话框里的一级入口。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SNG总裁汤道生亲自为看点推动了横跨多个事业群的资源对接,包括腾讯新闻、微信公众号、QQ音乐MV、动漫资源等。

  之后双方大打口水仗,先相互起诉不正当竞争,后又不约而同报案,互斥“黑公关”。

  “如果那个时候有个正儿八经地团队来做这个事情,不知道历史会不会被改写。”看到今日的竞争态势,当初的项目成员不无遗憾地说。

  之后OMG负责人刘胜义调岗,产品出身的任宇昕接任,进而对OMG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这说明OMG此前彻底失败了。”有员工评价道。

  “中心有大几十号人得活着,所以不停给自己找事儿干。当时大家的想法就是,给我点活干,我能活下来就行了。”一名当时的项目参与者告诉虎嗅。

  阿隆-戈登是魔术队的核心球员之一,而且有报道称他希望在今夏获得一份顶薪合同。

  6月12日,抖音首次对外公布平台用户数据:截至目前,抖音国内的日活用户突破1.5亿,月活用户超过3亿。尤其是是今年春节期间,抖音的每日活跃用户数经历了一轮“暴涨”,由不到4000万上升至近7000万。抖音的主力用户群体,已经从早期的18岁到24岁,上升到了24岁到30岁用户,该年龄段用户占比目前已经超过40%。

  QQ看点团队将其成功归结为QQ庞大的数据积累,以及对年轻用户的针对性运营,比如在冷启动阶段,用户看到是娱乐、动漫的内容信息流,而非时政热点。强调社交,用户可以看到好朋友的转发链接和转发语,进行实时互动。另外,QQ看点还上线了年轻人喜爱的定制化个性皮肤。

  据著名NBA记者马克-J斯皮尔斯透露,洛杉矶湖人队也在关注戈登。

  2015年6月18日,腾讯在苹果应用商店上线了泛资讯类新闻客户端“天天快报”,这离今日头条第一个版本发布已经过去三年(2012年今日头条发布第一个版本)。

  在2015年之前,OMG内部会议上鲜少有人提及今日头条,也未将其视为对手,在一部分员工看来,今日头条是一个信息分发平台,其直接对手是百度而非腾讯。这一时间段,OMG更在意的是腾讯新闻客户端市场份额。

  但这款产品对内并没有引起重视,对外并没有得到用户的认可。从1.0到1.3更新三版后,便无动静。后来整个团队又发现另一个新项目,便将其慢慢抛弃。

  使用Discuz的BBS小站数以万计,他们思考的是怎么把这些资源盘活。2013年,成立刚一年的今日头条开始在业内崭露头角,CEO张一鸣也开始出现在各种沙龙,鼓吹“机器算法”和“兴趣推荐”。康盛团队很快将今日头条列为对标产品,“当时看到今日头条正在起来,就想我们能不能也做这个东西。”上述项目参与者说道。

  在腾讯近20年发展史上,决定其命运的几次重大产品创新,都不是最高层调研决策的结果,而是来自中基层的自主突破。微博失败了,微信起来了;天天快报表现平平,QQ看点却意外崛起。

  现在去看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年底的天天快报,仍带有媒体思维的影子。

  经过半年摸索,产品思路几经调整,在2013年年底名为“今日热帖”的资讯阅读App上线。App中既有BBS里的奇闻异事、笑话段子,也有常规新闻网站里的新闻资讯,通过机器算法,按照用户的点击兴趣,推荐内容。

  小学时,我的老师告诉我,物质存在三种可能的状态:固态、液态和气态。但其实,她没有提及的是一种特殊的电化气体等离子体,这是第四种特别重要的物质状态。之所以我们较少提及,是因为在生活中我们很少遇到天然的等离子体,除非你有幸看到过北极光,或者是通过特殊的滤镜来观察太阳,又或是像我小时候那样喜欢在雷雨天将头伸出窗外。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是稀缺品的等离子体,却占据了宇宙中可观测物质的99%以上(如果我们忽略暗物质的话)。等离子体物理学是一个丰富而多样的探究领域,与它相关的研究主要是由其在现实世界中的应用所推动的。

  与此同时,马化腾和刘炽平进到天天快报的骨干员工群里,在群中随时接收问题和汇报。

  5月,张一鸣在朋友圈中晒了抖音在苹果商店排名第一的截图,提及:“微信的接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随即在下面留言反驳:“可以理解为诽谤。”

作者:admin